第一次给你做奶茶的人

都市人生 2019-10-08 15:51:40

有没有人告诉你,在这里新开了一家奶茶店?

 

一杯浓浓的奶茶,像夏日春城的眼睛。每天同一时刻,台前、桌上、冰箱上,都迎来了一阵阵忙碌。


对于大孩子,这浓浓的奶茶永远是美好的。


榨汁机上方玻璃上:品味茉莉飘香,带你回到纯真年代。


日复一日,喧闹的市中心,我和奶茶老板是这份忙碌的见证者。


手忙脚乱之后,我缓了一下。“你信吗,我一个人一天能刷2000块”奶茶老板如是说。

 

初见是民大奶茶店,我背着书包走在楼梯上,他们一家三口来了。战战兢兢的候着,老板一笑,没事,慢慢就习惯了。


当时的一个笑眼,让我心跳一辈子。从此开始了我跟他之间的两年的奶茶生涯。

 

民大一年后,经管开业,一到周末,就往那里跑。


第一次在经管的时候,老板也去了,我一下慌了,老板无言。


从此,我负责两个奶茶店的运货。经院是赵青艳开的。


第一次见她也是民大奶茶店,她以学徒在民大。


我们一起做了一段时间,她出师。开业第一天,老板依旧带上我。

 

赵青燕走后,张姐来了。如同所有民大奶茶店学徒一样,我教他们做奶茶榨果汁。


不久,昆十中奶茶店开业,老板特别交代,4月份开业一定相帮。

 

开业不久,罗可来了。离开后再想起这个小姑娘,哀望涌现都市。我教你做柠檬泡泡吧,我说。


夏日午后,阳光正好,一出悲剧上演。


“以后呢,我要开一个奶茶店,你来做老板娘吧”,从此成为绝响。

 

言笑晏晏的局面一旦被打破,从此萧郎是路人。或许生活给给了我们不同的舞台,我们始终扮演不同的角色。


聪明是一种天赋,善良是一种选择,于她;

念昨日高歌,今夜更彷徨,于我。

 

昆十中之后,是官渡区一中。奶茶浸透着这一时期的快乐,也散开了年少时候的轻狂。


市中心车水马龙出发。老板娘负责的官渡区一中,七年时间,硬是让奶茶行业起死回生。


夕阳下,城市依旧车水马龙。那时候觉得,日落,是白天与黑夜的临界点。


从彩云北路到环城南路,灯红酒绿;黑夜,万达广场繁华依旧。只是,所有的一切也都稍纵即逝。

 

四个奶茶店,我成为了常客。奶茶,没有奶油的油腻,没有绿茶的苦涩。


奶茶,见证了我与老板的初见相识,体验我与学徒们的孤独,包容了我们的莽撞,承载着我们的梦想。

 

如果时间能够按正常的轨道走下去,我便在奶茶里似水光阴欢乐度。我培训你吧。在官渡,老板娘说。


我带着小余,我们去外面吃。下班后老板总会带上赵青艳和我。

 

拿铁咖啡,苦中带着酸,酸中带着柔,柔中带着醇,醇中带着甘,就像体会了人生的酸甜苦辣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

一片柠檬茶,芒果遇见桃,金桔爱玉柠檬,老板曾说,这名字和配方都是他自己做的。


一直搞不懂,不在奶茶店,老板去哪了。


后来品种越加越多,菜单一再变换,明白了他一直在配制新的茶类。

 

每次新菜单出现,老板让先背熟了,成绩好不好,就看这个会不会背,老板说。


老板也爱茶。茶喝三道,第一道苦若生命,第二道,甜似爱情,第三道,淡若清风。

 

想开店就再学一年,不要在昆开店,一个人压力太大。第一年不要想着赚钱,老板说。


我如果开店,他一切不计。只是当时以为一年太过漫长。

 

临近夏末,各种原因不再常去奶茶店,只是电动车停在十字路口,习惯性的总会奔向曾经呆过的奶茶店。


老板不止一次想我留下,我也曾答应留下。8月在海口,老板说民大奶茶店已经搬至另一处。

 

8月末,我也离开昆明,从此,奶茶店不再相关。


前天,老板一句,你还在昆明吗,一瞬间,百感交集。

 

有时候,总会想起,那时候,当此一恩,已成知遇。老板成就了奶茶,奶茶也成就了老板。


他是一个大师级的段子手,威严不失稳重,不留情面又给人以绝对安全感。

 

二十年的奶茶,当小公主知道世间有老板的时候,他爸爸已经是老板了。

 

那里,因为有了奶茶,春城多了一份美丽,城市多了一份美好。奶茶,如夏日晚间一缕微风,时刻安抚一颗烦躁的心。


天很蓝,风很淡,如同一杯奶茶接收了另一杯飘散的香浓。

 

如果可以,我愿再一次跟你一起做奶茶。

Copyright © 台湾奶茶加盟联盟@2017